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监管层低调评估 股指期货 挣扎松绑

2017-01-12 07:08:30 作者:杜卿卿,赵星巍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第一财经日报 更多文章>>

一年多前的股灾发生后,股指期货交易遭遇了最严苛的限制,成交量一落千尺。日前,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成立了特别工作组,研究股指期货在2015年股市异动期间的具体作用,并称监管层正考虑放松对股指期货交易的限制。

第一财经记者就此向证监会求证,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中金所方面多位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并不了解“成立特别工作组”的事宜。不过,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监管层近期确实在向学界寻求意见,希望成立专家小组对股指期货的相关研究进行评估。

一位券商系期货公司总经理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约3个月前,中金所曾向期货公司发布调查问卷,向客户(主要是机构投资者)等征求意见,涉及到评价股指期货在股灾期间的作用等方面。

“许多学者和专业人士一直在呼吁,股指期货并不是股灾的罪魁祸首。监管层专业人士比较多,肯定也在反思这个问题。如果证监会真的成立特别工作小组,那我认为这是往正确的方向去做正确的事情。”厦门大学证券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工程教授郑振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股指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与风险管理功能在不同时期对股票市场的作用是不同的。特别是当前国内资产价格依然存在泡沫的情况下,只要是威胁到资产价格整体稳定的措施,即使从经济原理的角度是正确的,预计依然不会被监管层采纳。

农历春节前夕是关键期

第一财经记者10日向多家期货公司求证监管层“成立特别工作组”的事宜,多位高管均表示目前尚未听说确切消息,但多认为股指期货的松绑工作可能已进入最后的评估决策阶段。

“业内现在普遍的共识是,松绑相关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工作组如果确实存在,应该也是高层小范围的。从惯例来看,期货公司高管不会是工作组成员。”上述券商系期货公司总经理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期货公司一般只会在前期参与征求意见、问卷调研等。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业界对于股指期货松绑存在预期,但都表示没有得到任何“风声”。不过,一位熟悉监管层办事风格的私募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据他了解,如果松绑一事为真,也会严格遵守“逐步放开”的原则,先从手数开始,扩大非套期保值客户的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上限,农历春节前一周可能是一个时间窗口。

去年12月19日~20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出席证监会派出机构期货监管干部培训班,要求交易所及期货公司积极稳妥推进市场建设,进一步深化市场功能,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议期间,还邀请专家就境外衍生品市场监管和发展情况、产业企业运用期货衍生品情况等进行了讲解。

上述培训班传出消息称,股指期货松绑已获高层支持,但证监会未对该消息进行正面回应。不过,去年12月2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和方星海如此前传言所述,赴上海到中金所总部调研。

有接近中金所的人士告诉记者,刘士余与方星海到中金所调研,召开的是小范围碰头会,具体谈论内容并没有进行传达。“一般而言,要有确定的安排才会向下传达。”该人士表示,尚未听说所谓“特别工作小组”,如果真有这样的小组,按照往常经验级别也一定是很高的。

“股指期货是一个相对专业的市场,去年股市异动期间,部分不太了解衍生品内在逻辑的人士跨界发声,中小投资者受到这种声音的误导,监管层也因此承受压力。”郑振龙表示,当时对股指期货的指责,大多数是不成立的。部分投资者因为不了解股指期货而产生担忧的情绪,甚至简单认为股指期货松绑就会利空股市,但是并不存在这样的机理。

松绑的可能性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股指期货松绑的时机是成熟的,但是短期内完全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股指期货受限制以来,两个市场的关系就割裂了。这一年来,股指期货一直都是大幅贴水,这对市场有一定负能量。”郑振龙分析。

事实上,去年下半年以来,业界对股指期货松绑的呼声一直未断。一些机构人士也表示,期待2017年股指期货可以逐渐恢复正常。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近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需要为股票市场找到化解风险的通道,而股指期货就是最好的资产。此前他亦呼吁,“希望今年能恢复股指期货的新常态”。

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然应该放开,不能总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

郑振龙认为,当前放松股指期货的时机是合适的。首先,股指期货对现货市场有领涨领跌的效果,这是因为期货市场对信息反应的速度较快,这也是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一种体现,并没有助涨助跌;其次,从市场需要看,股指期货最明显的功能是提供风险对冲,市场迫切需要这种工具;第三,股灾过去一年多,市场已相对平稳。

2015年股市异动期间,投资者对股指期货的指责主要是认为其对A股助涨助跌。郑振龙分析,股指期货基于多方面优势,导致价格反应比股票市场早。比如T+0机制,交易成本低,而且股指期货市场参与者专业性较高,对信息反应敏感。市场一有信息变动,期货市场参与者就会先行反应,这正是市场效率的表现。这样的“领涨领跌”,是价格发现功能的一个正面体现,而非“助涨助跌”。

与投资者不同,监管层的担心更为宏观。

在王红英看来,与2015年股市异动期间相比,当前市场对股指期货的评价逐渐理性,但松绑后会对现货市场产生怎样的引领,现在还很难下结论。“虽然3100多点不算高,但是从市盈率来看也并不低。”他分析,全球环境方面,目前美元升值趋势还在,对国内资产价格的潜在冲击风险也并未消除。

价格发现是股指期货的两大功能之一,但不容忽视的是,当前国内很多资产,包括股票市场的泡沫化程度依然较高。

“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明知道有泡沫,但还要维系泡沫,必须给风险缓释的时间。”王红英表示,目前只要是威胁到资产价格稳定的措施,即使从经济原理的角度是对的,监管层也依然不会采纳。在他看来,当前部分业内人士对股指期货恢复的时机抱有过度期待,“预计(开仓限制)从10手提高到20手这样的微调松绑措施短期有望出台,但是大幅度恢复短期尚无可能。”

短期难恢复

2015年股市异动期间,中金所公布了一系列对股指期货严格管控的措施,主要是调高交易保证金、提高手续费、调低日内开仓量限制标准。

比如2015年9月2日,中金所宣布自当年9月7日起,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客户在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手的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将各合约非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标准由目前的30%提高至40%,将各合约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标准由目前的10%提高至20%;同时,将股指期货当日开仓又平仓的平仓交易手续费标准,由目前按平仓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一点一五收取,提高至按平仓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二十三收取。

郑振龙表示,应该从开仓限制、保证金、交易成本三大方面进行调整。“限仓的主要目的是防止单个主体或几个主体联合操纵市场,监管的重点是市场操纵而不应该对正常交易行为进行长期限制。”他分析,从中国股指期货市场的规模来看,没有几千手、几万手,要操纵市场是不可能的。而且对大机构而言,从10手提高到20手这样的渐进调整起不到太大作用,至少需要百手或千手才能满足需求。

交易成本过高对市场流动性的伤害也是非常明显的。如果要进行连续交易,交易成本一定是微小的,否则因为交易成本太高,投资者对信息的反应一定会滞后体现,不利于连续交易。“流动性是市场非常宝贵的资源。”他告诉记者,交易量越大,流动性越好,市场的承载能力越高,否则在流动性很差的市场中,非常小的一笔交易就会导致市场的剧烈波动。

但王红英表示,看待股指期货的放松时机,也不能仅从期货行业本身来判断,需要更加全局的考虑,而当前整体的监管方向是严防风险,所以短期恢复股指期货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可以观察到高层对证监会的授权在逐渐加大,因此在不影响整体经济稳定的前提下,证监会进行规则内的微调是有可能的。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370.17 涨跌幅: -0.34%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